全球能源危机下中国该警惕什么?
2021年10月11日 10:54
作者: 明明
来源: 明晰笔谈
46人评论
8310人参与讨论
中华财经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摘要
【全球能源危机下中国该警惕什么?】近期全球能源价格持续上行,市场对于全球能源危机的担忧渐浓。具体来看,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型的背景下,此次能源危机主要围绕传统的化石能源展开,包括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能源产品的价格一路攀升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供电紧张,工业生产承压,同时高企的电价以及天然气和汽油短缺也对居民生活造成干扰。预计短期内主要能源产品的价格高位难以改变,新一轮全球通胀来袭,我国的通胀压力也不容忽视。此外,借鉴欧洲地区绿色转型经验,我国的能源结构调整无法一蹴而就。在新能源发电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预计全球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不可避免的依赖性。

  核心观点

  近期全球能源价格持续上行,市场对于全球能源危机的担忧渐浓。具体来看,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型的背景下,此次能源危机主要围绕传统的化石能源展开,包括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能源产品的价格一路攀升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供电紧张,工业生产承压,同时高企的电价以及天然气和汽油短缺也对居民生活造成干扰。预计短期内主要能源产品的价格高位难以改变,新一轮全球通胀来袭,我国的通胀压力也不容忽视。此外,借鉴欧洲地区绿色转型经验,我国的能源结构调整无法一蹴而就。在新能源发电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预计全球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不可避免的依赖性。

  能源价格一路高歌猛进,全球能源危机来袭。此轮能源危机围绕天然气、石油、煤炭等化石能源展开,并伴随着全球电荒和电价高涨。攀升的电价将加剧今年冬天各地区出现停电的风险,而停电可能会进一步推高能源价格,加剧对通胀的担忧。具体来看,8月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加速上行,波动性也有所增强;石油价格同样一路高歌猛进,其中布伦特原油价格在10月5日升至82.56美元/桶,创2020年疫情爆发后新高;国内焦煤、焦炭、动力煤价格同样涨至历史高位,动力煤价格的高企导致国内发电成本提高,也是限电限产政策的驱动因素之一。

  全球能源结构调整为何陷入如此窘境?(1)天然气作为化石能源中相对清洁的能源,被看作是能源转型过程的“良方”,在多国能源转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其中欧洲地区电力生产结构调整较快,可再生能源、核能、天然气占整体发电结构比重大于煤炭,这也为此次能源危机中天然气价格暴涨埋下了种子。随着生产生活活动的复苏以及季节性用气高峰的到来,欧洲地区对于天然气的需求不断增加;此外,今年以来极端天气较多导致欧洲风电、水电等发电量疲弱,而天然气作为其替代品,相关需求被进一步推升;最后,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地缘政治因素或也成为欧洲天然气供给陷入紧缺局面的原因之一。(2)石油方面,OPEC+维持原定增产计划,美国原油库存仍处低位,预计供不应求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变。此外,天然气和煤炭等其他能源的紧缺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连带效应,对石油价格形成支撑。

  全球能源危机对我国的影响几何?又有哪些警示?近年来,我国能源结构中煤炭仍占主导地位,但其比例下降较快,石油产品和天然气的比重在上升。我国对天然气、原油等能源近年来对外依存度不断增加,因此此次全球能源危机的爆发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的生产、居民活动产生影响。预计此次全球能源危机或通过原材料价格和电价两条路径对国内产业链造成影响。全球能源危机背景下潜在的输入性通胀叠加国内煤炭处于价格高位,我国的通胀压力也不容忽视。欧洲在能源绿色转型中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然而在疫情扰动,自然灾害频发的年份,欧洲的能源转型也暴露了风险,在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背景下,可再生能源发电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无法抵御自然灾害下带来的供给压力。借鉴欧洲的能源转型经验,我国能源结构调整更无法一蹴而就,在能源转型的漫漫长路中,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依赖性。

  总结。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本轮能源危机围绕天然气、石油、煤炭等化石能源展开,与之相伴的是全球性电荒以及高电价,攀升的电价将加大今年冬天各地区出现停电的风险,而停电可能会进一步推高能源价格,加剧对通胀的担忧。此外,此次能源危机反映出传统的化石能源在供能稳定性上的优势以及清洁能源发电韧性的不足。对于我国来说,能源结构调整无法一蹴而就。在新能源发电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全球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不可避免的依赖性。能源转型之路最终的目标不仅仅是清洁能源,而是具有韧性且可负担的清洁能源。

  正文

  近期全球能源价格持续上行,市场对于全球能源危机的担忧渐浓。具体来看,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型的背景下,此次能源危机主要围绕传统的化石能源展开,包括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能源产品的价格一路攀升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供电紧张,工业生产承压,同时高企的电价以及天然气和汽油短缺也对居民生活造成干扰。预计短期内主要能源产品的价格高位难以改变,新一轮全球通胀来袭,我国的通胀压力也不容忽视。此外,借鉴欧洲地区绿色转型经验,我国的能源结构调整无法一蹴而就。在新能源发电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预计全球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不可避免的依赖性。

  能源价格一路高歌猛进,全球能源危机来袭

  能源危机围绕天然气、石油、煤炭等化石能源展开

  8月以来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加速上行,波动性也有所增强。近两年来,欧洲的天然气期货价格一直平稳运行,价格波动较小。但进入2021年,其价格进入了上行通道,其增速在8月后大幅提升。欧洲天然气交易基准荷兰TTF的天然气期货在10月5日一度涨至116.02欧元/兆瓦时,而该期货去年的价格一直在25欧元/兆瓦时水平以下。英国作为受此次天然气价格暴涨影响较大的国家之一,其天然气期货价格在10月后飙升至250便士/千卡以上,远超过去年50便士/千卡的平均水平。

图片
图片

  除天然气外,石油价格同样一路高歌猛进,引发市场对于能源危机的担忧。今年以来,石油价格逐步回暖,2月中旬后布伦特原油和WTI原油期货价格均回升至60美元以上。进入8月,原油期货价格同样出现加速上行趋势,其中布伦特原油价格在10月5日升至82.56美元/桶,创2020年疫情爆发后新高。持续攀升的原油价格或对各国工业生产以及居民生活产生影响,市场对于全球能源危机的担忧渐浓。

图片

  国内焦煤、焦炭、动力煤价格同样涨至历史高位。8月以来,动力煤价格大幅攀升,9月29日达到历史新高的1338元/吨。作为火力发电的主要原料,动力煤价格的高企导致国内发电成本提高,这也是限电限产政策的驱动因素之一。

图片

  全球能源结构调整为何陷入如此窘境?

  能源结构转型背景下,多因素推动天然气价格屡创新高

  全球电力生产的能源结构仍以煤炭为主导,但变化趋势显示煤炭比重降低,天然气和其他可再生资源占比提高。其中欧洲地区调整较快,可再生能源、核能、天然气占整体发电结构比重大于煤炭。早在1996年左右,全球电力生产的结构便已逐步调整,天然气的占比持续走高,并于2004年超过20%。近年来,随着多国绿色经济转型的推进,煤炭的使用比重呈现快速下行趋势(2020年降至35.1%),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不断提升。分地区来看,欧洲地区的电力生产结构调整最为迅速,截至2020年可再生能源比重已经达到23.8%,其次为核能和天然气,煤炭在欧洲地区发电结构中占比不大。

图片
图片

  天然气作为化石能源中相对清洁的能源,被看作是能源转型过程的“良方”,在多国能源转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也为此次能源危机中天然气价格暴涨埋下了种子。据中国碳交易网计算结果,与其他能源相比,天然气的二氧化碳排放系数较低,因此其成为了能源结构转型过程中的一个良方。就欧洲而言,从2020年的电力生产结构来看,天然气成为了其第三大发电能源(19.61%),仅次于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从2018年最终总消费构成来看,天然气位居第二。天然气对于欧洲地区的重要性也为此次能源危机爆发后其价格暴涨引发欧洲市场担忧埋下了种子。

图片
图片

  随着生产生活活动的复苏以及季节性用气高峰的到来,欧洲地区对于天然气的需求不断增加。此外今年以来极端天气较多导致欧洲风电、水电等发电量疲弱,而天然气作为其替代品,相关需求被进一步推升。一方面,疫苗接种率逐步提升的背景下,欧洲地区的经济和居民活动逐步修复:2021Q3欧元区制造业产能利用率已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制造业和服务业的PMI也处于高景气状态;另一方面,随着冬季临近,欧洲地区的天然气消费即将进入季节性高峰,两方面因素导致未来短期内天然气需求激增。此外,今年欧洲干旱天气使得风电、水电的发电量疲弱,欧洲地区被迫增加对天然气等其他能源的需求以填补缺口,进而加剧了天然气的供需矛盾。

图片

  地缘政治因素或也是欧洲天然气供给陷入紧缺局面的原因之一。根据英国石油公司的数据,当前美国和俄罗斯是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2020年两国天然气的产量分别占当年全球总产量的23.7%和16.6%。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在地理位置上更具优势。10月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或将在2021年底达到创纪录水平,但他没有具体说明出口量或何时开始增加供应”。当前“北溪二号”的开通或成为缓解欧洲天然气危机的关键。北溪二号是俄罗斯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五家欧洲公司的合作项目,Gazprom预计每年可输送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然而北溪2号最终的通行证是一场美俄欧之间的博弈,充满着复杂的地缘政治因素。

图片

  库存新低和替代品紧缺助推原油价格重返80美元

  OPEC+维持原定增产计划,美国原油库存仍处低位,供不应求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变。当前疫情虽对全球经济仍存在较多扰动,但摩根大通的全球制造业PMI和服务业PMI显示全球经济正在逐步恢复,原油需求也随之上涨。供给角度,一方面OPEC+在10月4日会议上决定维持现有40万桶/日的增产计划,并未如市场预期的加大增产力度;另一方面原油库存持续去化,美国的原油库存目前已处于近四年来的较低水平。此外,天然气和煤炭等其他能源的紧缺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连带效应,为石油价格形成支撑。综上来看原油的供不应求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变,原油期货价格也顺势站上80美元/桶。

图片

  全球能源危机对我国的影响几何?又有哪些警示?

  近年来,我国能源结构中煤炭仍占主导地位,但其比例下降较快,石油产品和天然气的比重在上升。根据国际能源署(IEA)公布的2018年最终总消费构成来看,煤炭仍然是我国主要的能源,但其比重已经呈现下降趋势,而石油产品、天然气的比重则稳步提升。

图片

  我国对天然气、原油等能源近年来对外依存度不断增加。具体来看,2021年我国天然气的自给率在56%-59%区间,而对外依存度在41%-44%区间,自给率和对外依存度逐步趋向50%:50%;原油的自给率和对外依存度则受限于数据,我们仅能从2017年的情况进行推测,当年我国原油自给率约为32.5%左右,对外依存度为67.5%左右,较天然气相比对外依存度更高。因此,此次全球能源危机的爆发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的生产、居民生活产生影响。

图片

  全球能源危机或通过原材料价格、电价等路径对国内化工、电子设备制造业、纺织业等行业的成本造成影响。我们认为此次能源危机将主要通过两条路径对我国的生产活动造成影响:一是原油、天然气和煤炭作为生产所需原材料的一部分,相关行业或将面临一定的原材料成本压力,例如燃料加工业;二是通过“发电成本增加-电价上涨-制造业成本上升”路径间接提升高耗电行业的成本。具体来看,化学制品制造业、电子设备制造业、纺织业等行业在总用电量和用电量增速上均排名靠前,预计能源危机下相关制造业或受到一定影响。

图片

  全球能源危机背景下潜在的输入性通胀叠加国内煤炭处于价格高位,预计年内通胀压力仍在。今年以来,我国液化天然气和原油进口的价格不断攀升,8月的数据显示液化天然气进口单价达546.99美元/吨,较1月增长142.78%;原油进口均价535.43美元/吨,较1月增长148.03%。鉴于短期内两类能源品在全球市场仍然供不应求,对应的高价或带来输入性通胀的风险。

图片

  借鉴欧洲绿色转型经验,我国的能源结构调整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完成的。欧洲在能源转型中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已经实现了清洁能源供电比例高于传统化石能源,且在多年来投资加大的帮助下清洁能源的发电成本逐年下降。然而在疫情扰动、自然灾害频发的年份,欧洲的能源绿色转型也暴露了风险。一方面,在快速发展可再生能源、核能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同时,欧洲对于传统化石能源的投资不断降低,导致自身化石能源供给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在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背景下,可再生能源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无法抵御自然灾害下带来的供给压力。借鉴欧洲的能源转型经验,我国能源结构调整更无法一蹴而就。相比较欧洲而言,我国的能源转型刚刚起步,清洁能源发电技术和储能技术尚未成熟、清洁能源发电仍然成本较高。我国的能源转型之路任重道远,充满挑战,预计在能源转型的漫漫长路中,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依赖性。

  总结

  能源危机围绕天然气、石油、煤炭等化石能源展开,与之相伴的是全球性电荒以及高电价,攀升的电价将加大今年冬天各地区出现停电的风险,而停电可能会进一步推高能源价格,加剧对全球通胀的担忧。具体来看:(1)天然气方面,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多个经济体对于天然气以及其他清洁能源的需求不断提升,其中欧洲地区转型最快,实现了可再生能源、核能、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发电占比高于煤炭。但今年以来极端天气和疫情扰动证明了可再生能源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此外运输能力以及地缘政治等因素也致使欧洲天然气的供应不足,随着激增的需求天然气价格一路攀升,屡创新高。(2)石油方面,OPEC+维持原定增产计划,美国原油库存仍处低位,预计供不应求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变。此外,天然气和煤炭等其他能源的紧缺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连带效应,为石油价格形成支撑;(3)煤炭方面,国内焦煤、焦炭、动力煤价格涨至历史高位,动力煤价格高企拉升了发电成本,或是限电限产的触发因素之一。

  我国对天然气、原油等仍存在一定的对外依赖,此轮全球能源价格的上涨或通过原材料价格、电价等路径对国内生产链造成一定影响,预计对高耗电产业例如化工、电子设备制造业、纺织业等行业的影响较大。考虑到近期国内动力煤等大宗商品价格同样是高位盘旋,我国通胀压力不容忽视。此外,此次能源危机反映出传统的化石能源在供能稳定性上的优势以及清洁能源发电韧性不足。对于我国来说,能源结构调整无法一蹴而就。在新能源发电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预计全球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不可避免的依赖性。能源转型之路最终的目标不仅仅是清洁能源,而是具有韧性且可负担的清洁能源。

(文章来源:明晰笔谈)

文章来源:明晰笔谈 责任编辑:DF010
郑重声明:中华财经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中华财经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ccgri.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中华财经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